《缝纫机》连续逆袭杀进三强,事实证明好内容不会被观众辜负

摘要: 生活需要小跑前行

12-11 10:49 首页 犀牛娱乐

泛娱乐顶尖自媒体  只说真话和笑话

点击上方蓝色字关注  犀牛娱乐

文|叩敏  编辑 | 朴芳 

与电影中几个小人物坚持摇滚梦想一样,《缝纫机乐队》在现实中也在经历一次艰难的逆袭。

 

电影的最后,程宫的乐队站在已是一片废墟的摇滚公园里坚持演出,身后倒下的大吉他,像极了一场现实对梦想的讽刺。

 

他们呐喊,他们愤怒,不甘与倔强,小人物突然间爆发出反抗世俗的力量。那一刻,热泪盈眶。

 

这个瞬间,恰好与《缝纫机乐队》目前的市场处境意外地吻合。背负着《煎饼侠》的票房期望而来,却并没有达到预期,连续几天国庆五大片单日票房垫底,目前总票房不及3亿。


无奈,惋惜,一声叹息。

 

但这绝不是《缝纫机乐队》的最终结局,从数据上来看,《缝纫机乐队》开始厚积薄发,10月6日总票房超《空天猎》,10月9日单日票房上超过《空天猎》和《英伦对决》,单日票房杀进前三,并且上座率保持第一,猫眼最高分9.3分。

 

显然,国庆档不是《缝纫机乐队》的终点,票房占比逐日走高,证明其口碑开始发酵,接下来《缝纫机乐队》将走出长线优势。

 


   《缝纫机乐队》的外壳是摇滚,内核却是小人物   


《缝纫机乐队》的故事很简单,就是一群有着摇滚梦想的人物组乐队完成摇滚梦想的故事。这里面有着音乐题材电影共同的特点——组乐队。

 

影片将几个破铜烂铁凑到一起,他们毫无疑问都是生活中的小人物,各自有各自的不如意,而只有为了一个共同的梦想聚在一起,他们的价值才开始显现。


 


在《缝纫机乐队》里,这个共同的梦想就是摇滚。单独拎出来,每一个都不起眼,但聚在一起,便成为了耀眼的星。

 

影片的戏剧冲突也从几个人物的碰撞、独立、互不理解而起,再经过每一次的排练、表演、磨合,他们形成了一个整体,这才有了大街上的“群殴”和“集体逃亡”,这是一次和解的象征。

 


及至结尾的摇滚公园演出,电影达到了高潮,上千人的大合唱,燃到飙泪。

 

《缝纫机乐队》选择了“摇滚”这一音乐形式作为了叙事的切口,这里面不仅有大鹏对摇滚时代的致敬和怀旧情怀,也有完成自己音乐梦想的执念。

 

这一部分足够燃,足够新颖,而《缝纫机乐队》仅仅只是讲音乐吗?在犀牛君看来,《缝纫机乐队》更打动人的,恰恰是小人物的内核。

 

大鹏饰演的程宫是典型的失败者,一点都不成功,他将“破吉他乐队”经营得解散,成为经纪人行业的笑柄。他有着小人物的失败和辛酸,也有着小人物的短浅和自私,为了钱不惜放弃排练许久的演出,违背和胡亮的约定。

 


但他更有着小人物的坚持和奋斗,一开始为了钱跑去集安忽悠胡亮,很容易让人觉得这是个骗子,然而仔细想想,他要这些钱是为了自己吗?不是的,他为的是他带的艺人团队能去韩国深造,换句话说,他还是为了自己的梦想和事业。只不过用了一种最无奈最不得已的一种方式。

 

“以前每天想着什么时候开始,现在想着什么时候结束。”程宫何尝不是像胡亮他们一样有着梦想?只不过渐渐被生活磨灭了罢了,迷失了自我,失去了初心,才会生活得如同行尸走肉。

 

于是,当程宫在北京堵车的高速公路上听到《都选C》的哈雷摩托时,成了影片最打动人的一刻。小人物开始重归自我,回到了开始逐梦的状态。

 

我们会为千人摇滚的场面热泪盈眶,但打动人的本质其实是小人物的辛酸和坚持,电影终究只有真正表现“人”,才有温度,才有情感。


“喜剧之王”都是从“小人物”过来的,大鹏的路还很长


不论是影史闻名的卓别林,还是我们熟悉的周星驰,他们之所以被世人称之为“喜剧之王”,除了他们令人捧腹的喜剧作品,他们塑造的喜剧人物同样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这些人物无一例外都是小人物。

 

卓别林的夏尔洛流浪汉形象,可以说是电影史上第一个有血有肉的银幕形象。观看卓别林的作品,一方面我们会被人物的滑稽逗笑,另一方面又会为人物的心酸感动到哭。《淘金记》、《城市之光》、《摩登时代》等卓别林喜剧将这种小人物意识发挥到极致,也在注定悲剧命运中展现了喜剧和悲剧的辩证关系,这是一种高级喜剧。

 

周星驰就更不必多说,内地观众对星爷的作品如数家珍。《喜剧之王》、《少林足球》、《功夫》等等,卑微的小人物无不在最底层的生活中苦苦挣扎,但即使这样,小人物的乐观精神依然激励着人向上,就像跑龙套的尹天仇说“其实我是一个演员”,小人物也能有大梦想。

 

喜剧大师们绝不仅仅只满足于作品的娱乐性,相反,从他们塑造的小人物形象,我们看到了他们对底层生活的关注和思考,对小人物的同情和关怀。悲悯,在喜剧中成为了最高级的手法。

 

在内地的电影市场中,这样为小人物发声的电影越来越少。所以当大鹏的《煎饼侠》问世时,会有很多观众喜欢,因为这终究是一部小人物的自传书写,辛酸和悲喜都藏在其中。

 

再往前看,大鹏从《屌丝男士》到《煎饼侠》获得了很多观众的喜爱,实质上也是小人物的胜利。用自嘲、调侃、出丑的方式展示了屌丝们的悲喜人生,虽然形式夸张,但能让很多人看到自己曾经不堪的身影。

 

庆幸的是,到了《缝纫机乐队》,大鹏依然没有抛弃对小人物的书写。失落的经纪人、失意的摇滚歌手、失恋的青春少女……他们找到了彼此的价值,互相取暖,让千疮百孔的人生多了几分慰藉。

 

尽管《缝纫机乐队》仍有不足之处,也没能延续《煎饼侠》的票房奇迹,但它的文本意义远比《煎饼侠》丰富,大鹏这次是在进步。

 

所以《缝纫机乐队》在很多地方都明显看得出大鹏的用心,细节铺陈、首尾呼应、无缝转场等都处理得很出色,摇滚歌手的客串、Beyond的压轴等形式让人怀念那个摇滚叛逆的年代。

 

在犀牛娱乐来看,《缝纫机乐队》是整个国庆档最出人意料的一部片子。


作为一个务实的理想主义者,大鹏通过缝纫机乐队很好地做了诠释。世界不需要纯碎的理想主义者,做梦是容易的、情怀是廉价的、口号是肤浅的。而真正行动起来,在重重限制之内尝试去改变、践行理想则是极难的。


《缝纫机乐队》不仅仅是好看好笑有情怀,它是接地气并且动人的,并且让看过的观众有所反思。它和上一部《煎饼侠》有本质的不同:《煎饼侠》更像是一个童话,是生活在别处的电影梦。《缝纫机》则是理想与现实的交锋,是理想被操蛋的现实蹂躏得千疮百孔后的一次绝地反击。


胜也好,败也好,结果已经不那么重要了,这就是很多人带着泪水走出电影院的原因。


还有人说大鹏始终在贩卖情怀,这句话我们并不认同。其实他自己不就是不断追逐理想的最佳实践者吗?他的过往经历很多人都知道,他的努力和勤奋被很多人所见证,其实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因此他的电影难免带入鲜明的个人成长烙印,才能让观众感受到大银幕另一面的真情实感。


这就不难解释《缝纫机乐队》能逆袭了,带着摇滚和梦想的燃,也带着小人物的关切和悲欢,打动人的不仅有音乐,更有人物的情感。后期的口碑会继续发酵,这只是其逆袭的开始。

 

单日票房力压《空天猎》和《英伦对决》,排片占比逐步提高,上座率稳居第一,猫眼评分9.3分为近期最高分。《缝纫机乐队》就像里面的小人物和幕后的大鹏一样,为了梦想坚持着,逆袭着。


小跑才能前行,电影如此,生活亦是如此。



END
【合作 | 投稿 | 应聘  | 读者社群】


欢迎扫描二维码,添加小编微信xialin6691




犀牛娱乐诚招记者、实习生、兼职若干名,要求对泛娱乐领域产业报道有态度、有热情、有文笔,善于观察和思考。有媒体经验者优先,财经和新闻相关专业优先,对影视、网生内容有较深入了解者优先。

简历或作品请投递至邮箱309795777@qq.com或加工作人员微信联系。




阅读犀牛娱乐(微信ID:piaofangtoushijing)往期热文

“中环三剑侠”远走:《失业生》归来仍是少年

暑期厮杀:2017年暑期档视频网站的付费市场观察

今夏三大选秀节目集体进入争冠赛:周末霸屏之外的冷观察

网络电影票房公开成为现实,行业的“不透明”终将成为历史

《降魔传》第一个“跑了”,《追龙》“来了”,国庆节战况究竟有多激烈?

"优爱腾"集体布局萌宠网综的背后:迎来宠物经济新风口?


扫码关注犀牛娱乐(ID:piaofangtoushijing)

犀牛娱乐现已入驻

  今日头条 | 百度百家 | 一点资 

U C头条 腾讯新闻丨网易新闻

  微博 |牙牙|  界面 |  搜狐公众平台

36氪 | 虎嗅 | 猫眼电影 | 淘票票

雪球 | 乎 | 天天快报 | 钛媒体


首页 - 犀牛娱乐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