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男票有没有这样的毛病???

摘要: 第一章:相亲遇极品“你的三围是多少?”对面那个长的看起来斯斯文文,还戴着一副黑框眼睛的男人,一开口竟然就是问

01-12 15:38 首页 八点听书馆

第一章:相亲遇极品

“你的三围是多少?”

对面那个长的看起来斯斯文文,还戴着一副黑框眼睛的男人,一开口竟然就是问夏琉璃的三围。

夏琉璃差点就被嘴里的饮料给呛住了。

她咽下嘴里的饮料,然后挺直了身子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那个跟自己相亲的男人。

这时,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人从夏琉璃的脸,一直往下看,当他的目光落在夏琉璃胸前的时候,脸上马上变成了一种嫌弃的表情。

不一会,斯文男人又斯斯文文的开口了:“你胸太小,屁鼓不够翘,不过皮肤还算白,所以你勉强符合做我对象的要求。”

勉强,靠!夏琉璃在心里怒骂了一句,她曾经好歹也是国民校花的朋友!

虽然离校花级别还差那么一丢丢,但也是公认的大美女!

“对了,你是不是?”斯文男人理所当然的继续说道:“我这个人有严重的情节,我之前交往过两个对象,因为事先没有问清楚,后来知道她们不是之后,我就跟她们停止了交往,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希望你能开诚布公的告诉我。”

夏琉璃看着对面这个奇葩男人,他喵的他都玩过两个女人了,竟然敢在这里纠结自己是不是处!他怎么不上天呢?

夏琉璃勾起唇角笑眯眯的看着斯文男人,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不好意思,我肚子里面死过两个人,而且还离过一次婚,所以我觉得我们并不适合!”

夏琉璃搞砸相亲的办法就是无节操的自黑,面对这种奇葩男,她觉得这一句话,有足够的力量让对面这个男人落荒而逃。

“砰!”

斯文男人,端起杯子里的啤酒就泼在了夏琉璃的脸上,他将空杯子重重的砸在桌面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夏琉璃完全没有料到这个男人会用啤酒泼自己。

她惊讶的愣在原地,此时啤酒顺着她的头发流在她的脸上,眼睛上。

“就你这样的货色,有什么资格跟我相亲!”斯文男人泼了夏琉璃之后,扔下这么一句话义愤填膺的就走了。

夏琉璃抽出纸巾,把脸上的啤酒擦干净。

她是日了他们家的狗啊还是日了他们家的狗,夏琉璃从来没有遇到这么糟糕的相亲对象。

她憋着一肚子的怒火,把脸上的啤酒全部擦干净,然后起身要离开。

经过柜台的时候,服务员把夏琉璃叫住了:“小姐,请您买单,一共一万四千块钱。”

“一万四!”夏琉璃震惊了:“就一杯橙汁,一杯啤酒,要一万四,你们怎么不去抢劫呢?”

服务员并没有生气,她把清单递过来给夏琉璃看,并且说道:“刚才跟您一起的那位先生,临走的时候,打包了两瓶七千块钱的拉菲,所以饮料和啤酒我们是免费送给你们二位的。”

夏琉璃险些吐血三升,看来,她真的是日了他们家的狗啊,泼了她一脸的啤酒不说,临走还给她摆了一道。

可是一万四,她好像没有那么多钱。

“我只有这么多钱了。”夏琉璃把钱包里面的钱全部拿了出来,卡也刷爆了,也才八千块钱。

服务员的脸一下子就变得十分难看:“没钱就不要来这么贵的地方消费。”

另外一为服务员也是一脸狗眼看人低的说道:“就是,没钱还学人家小白脸。”

夏琉璃咬牙切齿的瞪了那两个服务员一眼:“谁说我小白脸了,不就是钱吗,我给你们……”

夏琉璃说完马上就打了一个电话。

“喂!”电话那边传来男人的声音。

“逸风,你能借我六千块钱吗?”楚逸风是夏琉璃的男朋友,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楚逸风一直不让夏琉璃跟别人说她跟他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所以,这也导致夏琉璃的妈妈一直劳心劳力的帮夏琉璃安排各种相亲。

听到借钱,电话那头停顿了一下,然后楚逸风含含糊糊的说道:“琉璃,我的情况你最清楚不过了,我……我拿不出来这么多钱。”

“我知道了,你不用觉得为难,我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琉璃,我现在很忙,回头再给你电话。”

夏琉璃只不过是跟楚逸风客套一下而已,没想到楚逸风真的就不管她了。

电话挂的那么果断。

“怎么,没钱?”这时,服务员冷嘲热讽的朝夏琉璃看了过来。

夏琉璃尽量让自己忽略掉那两道狗眼看人低的目光,她认识的人都不怎么有钱,但是妈妈说过,她身上的古董怀表价值不菲。

夏琉璃把挂在脖子上的古董怀表摘了下来:“我能不能用这个抵债,等我有了六千块钱我就回来赎它。”

“哈哈哈……穷酸小姐,你当我们这里是福利院还是典当铺啊?”

“别啰嗦了,赶紧凑钱,不然我们报警了!”另外一个服务员恶狠狠的发话了。

夏琉璃咬牙启齿的收起了那个古董怀表。

“等等!”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傅经理好……”那两个服务员听到声音之后,赶紧跟那个走过来的中年男人问好。

而男人直接忽略了她们走到夏琉璃的面前:“小姐,可否把您手里的怀表给我看一下。”

“嗯。当然可以!”夏琉璃把怀表递给了他。

傅经理捧着怀表,眼里露出一抹激动的流光:一模一样,真的一模一样。

看了怀表之后,傅经理用十分客气的语气跟夏琉璃说话:“小姐,怀表我先帮您收着,您什么时候有钱了什么时候来拿。”

“谢谢!”妈妈早就说过,这个怀表价值不菲,可惜刚才那两个服务员不识货。

“你们两个赶紧跟这位小姐道歉!”傅经理经理转脸就对那两个服务员凌厉的出声。

“傅经理,我们凭什么跟这个穷酸道歉。”

“凭我可以随时可以让你们打包走人!”傅经理的语气不由的又凌厉了几分。

他的话一出口,两个服务员马上就怂了。

她们不情不愿的看着夏琉璃,干巴巴的说道:“对不起!”

夏琉璃不想理会这两个服务员,也懒得跟她们计较,她只是心疼自己的一万四千块钱,随后她一脸郁闷的转身就要离开。

傅经理马上走到夏琉璃面前亲自帮夏琉璃开门。

两个服务员惊呆了,这个穷逼,何德何能让她们的经理亲自帮她开门。

送走了夏琉璃,傅经理走到她们两个面前说道:“如果这个女人的身份是真的,不仅仅是你们两个,就连我也得罪不起她!”

傅经理的话,让两个服务员惊讶的面面相觑!

“砰!”夏琉璃一拳头砸在电动车的座位上。

今天她是出门踩着狗屎了,竟然遇到这个一个极品渣男。

夏琉璃愤愤不平的坐上了电动车。

车子开在马路上,夏琉璃心里却窝了一团的火:“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极品了!气死我了!”

“我是,我也不会给你玷污,我……气死我了!”说到底,夏琉璃最气的还是那个渣男打包的那两瓶拉菲。

一万四啊!那是她一个失业游民的所有积蓄!

“砰!”

“啊!”

第二章:吐血三升

流年不利啊,她竟然把别人家的车给撞了!

那是一辆看起来非常豪华的跑车,车子的后面被夏琉璃撞凹进去了一大块,好在她人没有受伤。

夏琉璃幽怨的看着那被撞凹的跑车,她身上最有价值的怀表也拿去了抵押那两瓶拉菲。

摸着空瘪瘪的钱包,夏琉璃欲哭无泪。

老天爷,要不要这么虐,生活已经够苦了,就不能上演一点喜剧吗?

正在这个时候,跑车的门打开了。

一个长相中等的男人走了下来,但身上的气势却很凌人。

他看了一眼车子的状况:“这位小姐,您追尾了,需要负全责。”

“我知道。”夏琉璃并没有打算赖账:“请问,我需要赔偿您多少钱呢?”

男人竖起三个手指头。

“三千啊。”夏琉璃为难的皱着小脸。

“不,是三十万!”

“咳咳……”夏琉璃呛了两口气,三十万!

对她来说,那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我……我没有那么多钱,而且你这是什么车子要那么多钱?”

“布加迪威龙。”

布加迪威龙!夏琉璃听说过,那是价值上千万的跑车。

所以,男人让她陪三十万根本就不过分,可是她根本就赔不起。

于是她笑嘻嘻的抬起脸,一张小脸蠢萌蠢萌的看着那个男人:“这位,俺没有钱,怎么破?”

“这个……”男人也不好意思为难夏琉璃,只说道:“我需要请求一下我们总裁的意思。”

说完,男人转身,站在副驾驶上,像个奴才一样恭恭敬敬的弯着腰将刚才的情况都跟车子里面的男人汇报了一遍。

夏琉璃透过后视镜偷偷的瞄了过去,她想看看那个总裁是什么意见,他们那么有钱,三十万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应该是小钱说不定就不用她赔了。

后视镜里面露出的是一张冰冷的脸,虽然冰冷,却帅的让人流鼻血。

男人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脸上的五官,无一不透着精致,高耸的鼻梁,紧抿的薄唇,比女人还要好的皮肤。

这个男人的确非常的帅,甚至连她的男朋友,楚逸风,一个被大家公认的帅哥,跟这个男人相比瞬间就要黯然失色。

当那个相貌平平的平头男把具体情况汇报完毕了之后,车子里面的帅哥,薄唇微微启动了一下,但听不到他具体说了什么。

不一会,平头男朝夏琉璃走了过来。

“小姐,我们总裁的意思是,如果没钱,就需要劳务抵债。”

“劳务抵债?”

“是的,司总的私人别墅正好还需要一名佣人,您只要在别墅里面做满五年就能还清三十万。”那人一板一眼说话的语气十分的官方。

夏琉璃自知理亏,一句话也说出上来。

但是她不想劳务抵债,而且还要抵债五年。

夏琉璃突然冲到副驾驶旁边。

她刚刚站在副驾驶旁边,就被男人帅气的侧颜给震惊住了。

天啊噜,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原本想好的要说的话,说出来就结结巴巴了:“那个……五年太久了,能不能少点?”

夏琉璃可怜兮兮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男人坐的很优雅,眼睛始终直视着前方。

甚至,夏琉璃跟他说话,他竟然一点要搭理她的意思都没有。

真是尴尬啊!

当他以为这个男人不会理自己的时候,他竟然开口了:“五年的确太久了!”

夏琉璃一听觉得有戏,于是继续添油加醋的扮可怜:“是的,的确是太久了,而且我一个姑娘家的,当五年的佣人,一辈子能有什么出息。”

五年的时间都用来还债了,她一个子都存不到,那个古董怀表也别想拿到了。

说完之后,夏琉璃满怀希望的看着眼前这个如上古谪仙一般贵气的男子。

可是,这个贵气的男人接下来的话差点让夏琉璃吐血三升。

“五年太久,那就六年吧。”

“靠!”夏琉璃忍不住就爆粗口了:“我以为你长这么帅,心肠也一定很善良,没想到却是个黑商,奸诈之徒!”

“七年!”夏琉璃的话似乎是激怒了对方,开口又给加了一年。

夏琉璃怂了。

她耷拉着脑袋,冲到跑车的后座旁边,自顾自的把门打开,然后自己就坐了上去:“帅哥,五年就五年,少一年我都不乐意。”

后视镜里面,男人紧抿的薄唇微有勾起,但不过一秒就恢复了冰冷的模样。

“诶,小姐,您不能上我们总裁的车。”叶峰看见夏琉璃这个不明来历的人上了车之后,紧张兮兮的跟着上了车。

当他要把夏琉璃赶下车的时候,司翌晨打了个手势。

只是看了他的一个手势而已,司翌晨的助理叶峰马上就明白了司翌晨的意思:“是司总!”

“这是要去哪里?”夏琉璃一时糊涂,不明不白的就上了车,现在人家要去哪里都不知道,她一下子就慌了。

叶峰正要开口告诉夏琉璃去别墅的时候,一向惜字如金的司翌晨却出其不意的开口了:“把你拉去卖三十万用来抵债!”

旁边正在开着车的叶峰,突然忍不住就笑了。,

他跟了司翌晨八年,怎么从来都没有发现司翌晨竟然还有幽默细胞。

可是,当他无意间看见司翌晨一张俊脸面无表情的时候,他马上把满肚子的笑意憋了回去。

“原来你们是人贩子,停车,我要下车。”夏琉璃听说要把自己拉去卖了,整个人都开始闹腾起来:“我告诉你们,最好不要惹我生气,我要是真的生气了,连我自己都害怕!”

司翌晨从后视镜上睨了夏琉璃一眼,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笨的女人。

不过,好像笨的挺可爱。

“小姐,我们总裁逗……”

“叶峰……”叶峰正想说司翌晨只是逗着她玩而已,结果司翌晨冰冷的声音冷不丁就传了过来。

叶峰马上意识到大事不妙,赶紧闭上了嘴巴。

叶峰的话虽然说了一半,但是夏琉璃却听出来了,原来这个男人在逗她。

“今天出门踩到狗屎了!怎么尽遇到一些渣男!”夏琉璃口直心快的吐槽。

“唰!”夏琉璃话音刚落,叶峰急忙踩下刹车停了下来。

夏琉璃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叶峰扭头就朝夏琉璃狠狠的瞪了过来:“放肆,竟敢说司总是渣男!”

第三章:低俗

叶峰的口气很不好,火药味十足。

夏琉璃就随口这么一说而已,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叶峰会突然这么生气。

夏琉璃吓的缩着脖子,往身后退了退。

一个司机都这么火大,可想而知,真正被他骂的男人肯定更火大。

然而,没有,司翌晨偏头朝叶峰看去,冷冽的出声:“谁允许你停车了。”

对于刚才夏琉璃说他渣男的话,他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一样。

“司总,对不起!”叶峰马上意识到自己一时激动犯了大忌,赶紧把车子开了起来。

夏琉璃虚惊了一场,好在司翌晨没有跟她较真。

不一会,夏琉璃靠在座位上睡着了。

司翌晨的目光从后视镜里面不经意就看到了熟睡过去的夏琉璃。

这个女人睡着的样子像只猫咪一样,乖巧可爱。

一觉睡醒了之后,夏琉璃第一眼就看到轿车停在了一座宫殿一般豪华的复古别墅前面。

“哇塞塞!”夏琉璃迫不及待的打开车门,然后冲了下去。

她盯着前面这栋华丽的别墅恨不得尖叫起来。

她这辈子都没有来过这么豪华的住宅区好吗,她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漂亮华丽的别墅好吗?

夏琉璃盯着别墅的大门,连大门都渡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这个男人到底是做什么的,竟然这么有钱。

“好漂亮,好华丽!”夏琉璃的双眼绽放着奇异的光彩,她灼热的目光将别墅里里外外的瞄了个遍。

“低俗!”

叶峰经过夏琉璃面前的时候忍不住朝她吐槽了一句。

夏琉璃收起绽放光芒的双眼,朝叶峰看了过去。

叶峰讽刺完了之后,马上像个奴才一样恭迎着司翌晨往别墅里面走去。

夏琉璃瘪了一下小嘴,然后冲到叶峰的身边反驳道:“请问这位平头先生,作为一个佣人需要有多高雅呢?”

“放肆!”叶峰踱步走到夏琉璃前面厉声呵斥她,竟然叫他平头男,这个女人是不想混了!

夏琉璃抱着双手,不卑不亢的站在叶峰面前,大有一副看我不爽就干掉我的样子。

反正干掉她,她也不亏,反而不用赔那三十万毛爷爷了。多好!

“叶峰……”

当叶峰要发火的时候,司翌晨竟然出声制止了他。

“司总。”叶峰马上一脸狗腿的弯着腰跟在司翌晨后面。

当他经过夏琉璃身边的时候,叶峰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没错,一个佣人是不需要有多高雅。”

说完,用一种鄙视的眼神扫了夏琉璃一眼,随后,他跟着司翌晨朝前面走了过去。

见夏琉璃还站在别墅门口,叶峰回头拉了一下夏琉璃:“快走。”

然后两个人紧跟着司翌晨朝别墅里面走进去。

此时,别墅门前齐刷刷的站了两排穿着米黄色工作服的下人们,看到司翌晨走来,齐刷刷的跟他问安:“司总好!”

司翌晨见惯了这样的场面,面无表情的朝别墅里面走去。

“叶峰,你把她安排下去。”

“是,司总。”叶峰冲着司翌晨点头。

很快司翌晨被佣人们拥着朝大厅里面走了进去。

夏琉璃自然而然的被交给了叶峰。

“跟我来。”叶峰说着走在夏琉璃前面。

不一会,叶峰带着夏琉璃见了一个人。

“他是刘管家,以后你的工作由刘管家负责,稍后我会拟定一份劳动合同给你签。”

“是。”夏琉璃学着别的下人逆来顺受的样子回答了叶峰。

叶峰冷睨了夏琉璃一眼,然后离开。

“你叫什么名字?”刘管家看起来是一个很严肃的老人。

大概是受司翌晨的影响吧,这栋别墅里面的每一个下人都不爱笑。

夏琉璃努了努嘴,看起来老实巴交的跟在刘管家后面。

“我叫夏琉璃。诶对了,你们总裁叫什么名字?”

“嗯,这里是佣人房,你晚上就睡在这里。”刘管家说着看了夏琉璃一眼:“我们总裁的大名不是谁都能叫的。”

“哦。”夏琉璃哦了一声。

本以为管家不会告诉她的时候,管家却突然开口了:“司翌晨。”

“啊?”夏琉璃讷讷的看着管家,完全不懂是什么意思。

管家了严肃的看了她一眼,夏琉璃这才幡然醒悟:“哦,原来他叫司翌晨!”

“我都说了,总裁的名字不是谁都能叫的,你最好小心一点。”

“嗯,知道了,对了,那我要不要去买些生活用品来?”

“不用,你所需要的一切日常用品,佣人房里面都有。”

“哇,佣人的待遇这么好,连生活用品都供应了。”

刘管家带着夏琉璃在别墅里面看了一圈。

夏琉璃大概知道了别墅里面的佣人都有详细的分工。

有的专门负责打扫别墅外围的卫生,有的专门负责里面的卫生,还有的专门负责修剪院子里的花圃……

真是财大气粗,连佣人系统都这么健全,司翌晨这个男人的命简直比皇帝还要好。

刘管家带夏琉璃走了整整半个小时,才把整个别墅参观完。

刚刚回到佣人工作室的时候,叶峰已经等在了那里。

他拿着一份合同递给夏琉璃:“这是劳务合同。”

夏琉璃接过合同翻开看了一下,当她看到她需要在这里做五年的佣人才能还清债务的时候,夏琉璃整个人都懵了。

合同期间,她每个月的工资是五千块钱一个月,所以要还清三十万需要五年。

“五年,会不会太长了。”夏琉璃苦巴巴的喃喃自语。

夏琉璃狠狠的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暗自责骂自己:“夏琉璃啊夏琉璃你这是给自己挖了个坑啊!”

签了劳动合同,刘管家给夏琉璃分配的任务是和一名叫洛小七的佣人一起负责别墅内部的清洁工作。

一天终于过去了,夏琉璃搞了一天的卫生,衣服都汗湿了,她终于知道,别人家的下人真不好当。

夏琉璃跟着洛小七拿了干净的佣人服在佣人房前面排队等着洗澡。

夏琉璃站在佣人群里面,她总觉得这样下去根本就不是办法。

她压根就不喜欢做佣人,更不想在这里做五年的佣人。

看来,得想个办法摆脱这里。

“诶,张妈你怎么插队啊!”

是洛小七的声音。

听到洛小七的声音,夏琉璃朝那个叫张妈的佣人看了过去。

只见她转身对着洛小七说道:“小七,张妈的衣服都湿透了,你就让张妈插一回吧。”

“哼……”洛小七心不甘情不愿的剁了一下脚,但到底还是没说什么,都是认识的人,说多了也没意思。

倒是夏琉璃,她突然抱着脸盆转身走出了佣人房。

她离开了也没人管她,大家跟她都不怎么熟悉。

夏琉璃离开了佣人房之后,大喇喇的朝别墅里面走了进去。

她今天搞卫生的时候,明明就看到这里面有浴室的。

这里面有这么好的浴室没人用,非要挤在那里洗澡,一群傻帽。

夏琉璃走了一圈,终于在偌大的别墅里面找到了浴室。

浴室的门是开着的。

夏琉璃拖着疲惫的身子朝浴室里面走了进去。

她走进浴室,一看,整个人都惊呆了。

第四章:有种别爱上我

好大的一间浴室,足足有她和妈妈居住的一房一厅那么大。

浴室的中间摆放着一个白色的浴缸。

看到跟牛奶一样洁白的浴缸,夏琉璃感觉浑身的疲倦马上就去了一半。

浴缸用起来很方便,只要打开水龙头就有温水流出来,而且还能自由调节水的温度,想要多少度就调到多少度。

夏琉璃算是开眼界了,一个浴缸也能这么先进。

看着一池子的水,夏琉璃脱了衣服舒舒服服的躺了进去。

她学着电视里面的样子,把浴缸里面戳满了白色的泡泡。

看着满浴缸的泡泡,夏琉璃开心的笑了起来。

“真好看,真舒服!”她闭上眼睛,惬意的靠在浴缸边缘。

想着佣人房里面大家可能还在为了洗澡排队,夏琉璃的心情更加畅快了。

“咯吱……”

夏琉璃洗的正舒服的时候,突然听到浴室外面有动静。

她扭着小脑袋朝门口看去,好像看到一个人朝浴室里面走了进来。

而且他的手好像在开门。

夏琉璃焦急的皱起了眉头。

“不要进来!”她对着门外大声呵斥!

司翌晨本来是准备要洗澡的,可是他还没打开门就听到里面有个女人的声音。

听到女人的声音,司翌晨不但没有止住脚步,反而加快了开门的速度,迅速的走进了浴室里面。

“啊!!”看到司翌晨进来,夏琉璃马上把自己的身子全部隐没在了白色的泡泡里面。

夏琉璃!

她竟然在他的私人浴缸里面洗澡!

司翌晨有严重的洁癖,看到有人在用他的浴缸,俊脸突然冷沉了下来,就像狂风暴雨即将来一般布满了阴霾。

司翌晨冷着脸快速的朝浴缸走近。

他一走近,宽大的浴室里面无端端的产生一种强大的压迫感,压的夏琉璃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你!滚出去!”司翌晨指着夏琉璃,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面来的一般。

听他的声音,夏琉璃就知道,这个男人生气了。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生气。

夏琉璃灰头土脸的垂着头,她好像做错事情了,这个浴室该不会是司翌晨专用的吧。

“该死!”夏琉璃用沾满了泡沫的手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这个浴室根本就是司翌晨专用的,要不然司翌晨怎么会进来。

现在怎么办?

“滚出去!”见夏琉璃没有动静,司翌晨上前拉着夏琉璃的手臂就要将她甩出浴缸里面。

“我……我就这样的滚出去吗?”夏琉璃又惊又怕,却不得不在司翌晨的威逼之下战战兢兢的站起身来。

想着自己的身子就要被面前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看光,夏琉璃羞的浑身都红透了。

就在夏琉璃站起身来的时候,司翌晨条件反射般的转身。

他一直闭着眼睛,不敢去看夏琉璃一眼。

看到司翌晨转过身,夏琉璃倒是不那么害怕了。

“原来你也会紧张,会害怕!”女人的胆子一下子就壮大了起来。

反正,她敢打赌,不管怎么样,司翌晨都不敢睁开眼睛看她。

当她走近司翌晨的时候,司翌晨闭着眼睛往前面走,故意避开她。

夏琉璃蹑手蹑脚的走到司翌晨前面,然后对着他说道:“我现在在你前面了,你转到后面去。”

司翌晨紧闭着双眼,他紧咬着牙关,心里窝了一团怒火,却不得不听夏琉璃的转到后面去。

夏琉璃看着司翌晨,没想到,这个像冰雕一样的男人也会有这么听话的时候。

夏琉璃又转到司翌晨的前面:“司翌晨,向右转!”

“司翌晨,向左转!”

司翌晨:“……”

不管夏琉璃叫他往哪里转,司翌晨都照做,这个男人乖乖听话的感觉,让夏琉璃感觉爽到爆了。

她得意洋洋的忍着笑意。

要是被叶峰看到自己把他们家的总裁耍的团团转,非的吐一口老血不可。

夏琉璃乐颠颠的又走到司翌晨的前面,乐此不彼的命令他:“司翌晨,向后转。”

司翌晨果真听话,闭着眼睛转到了后面,可这一次,夏琉璃还没有准备转移阵地的时候,司翌晨突然转过身,跟夏琉璃面对面的站立。

而且,这一次,他的眼睛是睁开的。

夏琉璃这才反应过来,现在的自己什么都没有穿!

“啪!”夏琉璃一巴掌扇在司翌晨的脸上:“流!氓!”

打了司翌晨一巴掌之后,夏琉璃才后知后觉的用手捂住自己前面的关键部位。

“你敢打我!”司翌晨抓住夏琉璃的手渐渐的用力。

他司翌晨生平第一次被人打脸,打他的人不仅仅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佣人!

司翌晨突然勾起唇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

刚才夏琉璃敢他,他索性就将计就计。

于是他的目光大胆的在夏琉璃的身前四处打量。

“你还看!低头!”夏琉璃又羞又恼,气急败坏的命令司翌晨低头。

本来是一句气话,说出来之后根本就没有希望司翌晨会听她的话。

可是,没想到,她的话刚刚说出口,司翌晨真的把头低下去了。

司翌晨一低头,一阵鲜血顿时用上心头,他的某个地方马上就开始膨胀,一会儿的功夫就好像要爆炸了一般!

司翌晨一张俊脸,马上浮现出些许与他气质极不相符的红晕。

随后,他仓皇的转身。

再也不敢多看夏琉璃一眼。

“啊!”夏琉璃尖叫着转身,赶紧扯过浴巾裹在自己的身上。

她到现在才反应过来,刚才她只挡住了上面,却忘记了挡住下面。

她竟然还叫司翌晨低头!

自作孽不可活啊!

趁司翌晨转身,夏琉璃赶紧穿上佣人服,然后像只兔子一样朝门窜而去。

可是,她还没有冲出门口,一只强有力的手臂突然挡在她的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夏琉璃抬起头,却看见拦住自己的人是司翌晨。

他近前一步,把夏琉璃抵在墙边,他一开口,语气低沉而骇人:“我警告你!不要妄想爬上我的床,像你这种挖空了心思想要接近我的女人我见多了,况且我对你这种身材像飞机坪一样的女人根本不感兴趣。”

夏琉璃咬着唇。

他竟然敢说她的身材是飞机场。

别说她没有想过要爬上司翌晨的床,就冲着司翌晨这句话,夏琉璃也咽不下这口气。

她抬起头来,咬着牙倔强的反击他:“总有一天,你会求着我让我爬上你的床,有种你就不要爱上我!”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首页 - 八点听书馆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