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物丨吮指之欢,红唇添香,如何又嗲又作地吃一只螃蟹

摘要: 如何又嗲又作地吃一只螃蟹

12-11 03:58 首页 半城






无蟹不中秋,

旗袍美女教你如何优雅地吃螃蟹

文 | 慕 瑶


“秋风起,蟹脚痒;菊花开,闻蟹来”。秋风一起,菊黄蟹肥,持螯赏菊,是独属于中国人的赏心乐事。食蟹的风雅深埋在中国人的文化基因里。著名演员胡蝶身居海外回忆故国时,竟用“大闸蟹”三个字代替了她所有的故事。

中秋佳节,一轮明月,和家人围桌一同食蟹,满足得不仅是我们的味蕾,也抚慰着我们的乡愁。


菊黄蟹肥秋正浓---蟹趣

食蟹在我国历史悠久。从西周开始,历代都有吃蟹的史话。

魏晋南北朝时有“鹿尾蟹黄”一菜,隋代谢讽在《食经》中记载了“成美公藏蟹”一肴。隋炀帝有一种专用菜叫“镂金龙凤蟹,是在糖醉蟹上面盖一张镂刻龙凤图形装饰的工艺菜。张俊进奉给宋高宗的筵席食品中,就有“螃蟹酿枨”、“洗手蟹”、“螃蟹清羹”等蟹馔。

“把酒持蟹”作为一种高雅闲适的情趣,被文人雅士们大为推崇。早在魏晋时代,有人就把吃蟹、饮酒、吟诗、赋词作为金秋登高赏菊列为等同的风雅事。在《世说新语》中,有一段关于吃蟹品酒的记述:“得酒满载百斛船,四时甘味置两头,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螯,拍浮酒船中,便足了一生矣!”

喜爱吃蟹的名人非常多,文人吃蟹也离不开诗,酒,花。

北宋苏轼说“堪笑吴中馋太守,一诗换得两尖团”,以诗换蟹,只为了一饱口福。

宋代陆游也爱啖螃蟹,写道:

"传方那鲜烹羊脚,破戒尤惭擘蟹脐。

蟹肥暂擘馋涎堕,酒绿初倾老眼明。"

他说刚动手擘开肥蟹时,馋得口水淌了下来,持螯把酒,昏花的老眼也亮了起来,真可谓嗜蟹近痴。

大生活家李渔也极爱吃螃蟹。据说李渔一顿,能吃掉二三十个螃蟹。这种吃法甚至给他造成了经济压力,一到夏天,他就开始攒钱——这笔钱是专门用来买蟹的,被他称作“买命钱”。

李渔对螃蟹之痴狂,无以复加,他称秋天为“蟹秋”,还要备下“蟹瓮”和“蟹酿”,来腌制“蟹糟”——大概就是醉螃蟹吧,是冬天吃的。而操办这一切的小丫鬟,则被他称为“蟹奴”。在《闲情偶寄》里,他夸赞螃蟹“鲜而肥,甘而腻,白似玉而黄似金”,是色香味三者的极致,“更无一物可以上之”。

对于吃螃蟹的方法,李渔也颇有心得。他坚持认为螃蟹属于“世间好味,利在孤行”,所有煎炒烹炸加作料,都是画蛇添足,糟践东西,是对螃蟹美味和漂亮的嫉妒。螃蟹就应该整个蒸熟,端上桌来,还得自己亲手剥开才有味道,若让别人帮忙,就失去乐趣了。


螯封嫩玉双双满,壳凸红脂块块香--品蟹

一个人吃当然不过瘾,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螃蟹宴”应孕而生。

说起“螃蟹宴”,清代小说《红楼梦》里有趣热闹的一幕。小说先写李纨和凤姐伺候贾母、薛姨妈剥蟹肉,又吩咐丫头取菊花叶儿桂花蕊儿熏的绿豆面子来,准备洗手。这时,鸳鸯、琥珀、彩霞来替凤姐。正在谈笑戏谑之际,平儿要拿腥手去抹琥珀的脸,却被琥珀躲过,结果正好抹在凤姐脸上,引得众人哈哈大笑。接下来,吃蟹的余兴节目开始,也有看花的,也有弄水看鱼的,宝玉提议:“咱们做诗。”于是大家一边吃喝,一边选题,先赋菊花诗,最后又讽螃蟹咏,各呈才藻,佳作迭见。其中薛宝钗的《咏蟹》一律云:

“桂霭桐阴坐举觞,长安涎口盼重阳。

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

《金瓶梅》里也有关于螃蟹宴的描写。常峙节为答谢西门庆,特意让妻子做了一顿“螃蟹鲜”。只见那四十个大蟹下锅“外用椒料、姜蒜米儿,团粉裹就,香油炸,酱油、醋造过,香喷喷,酥脆好食”。饮食男女,《金瓶梅》里巧妙地把情欲和食欲交融在了一处。

民间吃螃蟹,宫里面也闻到了味儿。刘若愚《明宫史》记载明代宫廷内的螃蟹宴,是另一种模式:“(八月)始造新酒,蟹始肥。凡宫眷内臣吃蟹,活洗净,用蒲色蒸熟,五六成群,攒坐共食,嬉嬉笑笑。自揭脐盖,细细用指甲挑剔,蘸醋蒜以佐酒。或剔蟹胸骨,八路完整如蝴蝶式者,以示巧焉。食毕,饮苏叶汤,用苏叶等件洗手,为盛会也。”《天启宫词一百首》之一,有诗记其事曰:

“海棠花气静,此夜筵前紫蟹肥。

玉笋苏汤轻盥罢,笑看蝴蝶满盘飞。”


原为世人美口腹,坡仙曾笑一生忙---食蟹

看,古人吃蟹充满了情思。而更富有巧思的则在吃蟹的工具上。

来,不妨先看看古人吃蟹的工具“蟹八件”。

“蟹八件”是一种吃蟹的工具。据说,最初发明食蟹器具的是明朝一个名叫漕书的人,他首先创制了锤、刀、钳三件工具来对付蟹硬壳,后来发展到“蟹八件”。据《考吃》记载:明代初创的食蟹工具有小方桌、腰圆锤、长柄斧、长柄叉、圆头剪、镊子、钎子、小匙八种,简称为“蟹八件”。

“蟹八件”是为吃蟹专门设计制作的。因此,它们分别有垫、敲、劈、叉、剪、夹、剔、盛等多种功能。

当蟹端上来时,先拿一只蟹放在小方桌上,用锤具将整只蟹的各个部位敲打一遍,然后再用圆头剪剪下蟹脚、蟹螯,从脚吃起。而吃蟹脚蟹螯,必须用钎子。用钎子吃蟹脚蟹螯,比用牙咬嚼吃蟹脚蟹螯,文雅风趣多,是古时诸多种的吃蟹方法中,最矜持的一种。

“蟹八件”与“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螯”相比较,是“文吃”。“文吃”有“文吃”的乐趣,据说,“文吃”一只蟹,要花一个小时。“蟹八件”吃蟹,在明、清时期,苏、浙、沪一带很是风行。

煮茶烫酒,袅袅热气,端上一笼“酥片满螯凝作玉,金穰熔腹未成沙”之秋蟹,倒真是眼下时节一桩极乐美事。

传说中,吃完一只大闸蟹,把它拼回来,还是一只蟹。食蟹的姿态很重要。

让我们跟着旗袍美人,抛开“蟹八件”的繁缛,只用一双筷子、一把剪刀优雅从容地吃蟹。和家人一起,对菊品蟹,小酌清酒,赏月合欢。


半城日历·2018
点击阅读原文 进入购买链接

2017年的余额已不足百日,若你匆匆走过了这一年,快到让日子模糊难辨,那么2018年,精心挑选一本日历陪伴你吧。把每一天都写在纸上,用不重样的符号与文字,装扮每一天的独一无二。


2018·半城日历,在波涛汹涌的时光中,陪你做赏味的过客,盼你是温暖的归人。



延伸阅读

霭卡专栏|读书可以遇见美好的自己,哪里去遇见美好的男人呢?

端午的食物:不需什么道理,到嘴里就是成仙成佛

乡物丨汪曾祺:在茶馆里泡出人间滋味

乡物 | 美食当前,爱不畏毒者多矣

半城计 | 淡极始知花更艳,法式优雅的穿衣之道

半城计 |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生活的艺术从早餐开始

半城计 | 高级的性感,一点点就很撩人

半城计 | 女人为什么喜欢小题大做

文编丨赵玉姝

美编丨大春 

音乐丨LM

半城编辑部原创

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以下 关键词 查看往期精彩文章

黄菡 | 叶檀 | 陈文茜 | 黄佟佟 | 野夫张明 | 潘知常周晓虹 | 白岩松 | 徐士进 | 裴谕新 | 薛冰 | 刘嘉李丽淑 | 金一虹 | 晋锋@一猫一艺术 | 吕莎莎 | 张默雪 | 鲁敏 | 陶向南 | 傅国涌 | 曹立群 | 于海青 | 底层放弃教育,中产过度焦虑,上层不玩中国高考



首页 - 半城 的更多文章: